1194天 思凡

色相是空,偏偏挪不开眼。

说来奇怪,最初听到的Archive是一首非常惊艳,时长将近20分钟的纯器乐作品《Lights》,所以印象里这支乐队可能是趣味非常怪逼,做起音乐来非常狠的一群人(确实是“群”:12位成员),直到听到这首《Goodbye》才发现他们还有这么甜美悲伤的一面,其实如果花点时间了解的话就会发现,这支成立于1994年并活跃至今的乐队风格跨度一直是比较大的,从来没有人说实验性强的乐队就不能深情,但当这首歌...

刚刚码了很多字来写我自己,我想剖析一下自己是个怎样的人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思去写的,也许是写给自己看的,也许是做给别人看的。不管目的如何,这事算是没成。我话没少说,字没少打。最终就因为手滑,前功尽弃了。我试着重写一遍,可怎么也记不起来我写了什么东西,好像我写出来一些,就放空了一些。好在现在的自己心情好多了,虽然可惜了我那时涌现出来的文绉络的话。或许这辈子再也写不出那样的话,想到这个...

起初,我是空心人,心似悬浮,没有现实赋予的重力意义,坦坦荡荡,无所依托。略带余罪的邂逅的现实余火,似要燃烧我的 空洞。人群的眼神玩味似要杀了我的‘特征’。我不能接受这样的‘生命之轻’,尽管坦荡,但难以承受。慢慢的,我变成了模糊人。我开始学会带着成长的面具,用各种姿态式的语言与现实对话,只要能听懂。我开始扮演各种场合下的角色,无论主角与否,这是我的作品,因为我身边的人离我的作品更近,我只有拿出更好的...

我发了一个请求,请求方式、参数、路径写的很清楚了,并且请求了很多次!她并没有响应数据,所以我不知道怎么显示数据,继续又发了请求,她响应了个404,我觉得我的路径有问题。经她闺蜜指点,我应该先和她成为好朋友。这次我换了个参数:情人节那天发了个520,这次给我响应了,登上主页面了,星巴克咖啡厅,当面了解了下,回家我对我各种状况进行了增删查改。隔了几天又发了请求,这次她显示权限不足,我又在自身找bug。...